八月 18 2013

*人生的意義是什麼?

<養母的愛>
8/18,到朋友家中作客閒聊。忽然他攸攸的嘆了口氣問我: 人生的意義到底是什麼?思考這問題前,我知道與這位朋友相比下,我的人生平順多了。


朋友打從出娘胎,就被自已的親生父母所遺棄,還好唯一的姑姑收養了他,成了他的養母。養母自小視他為已出,在家中凡事都讓他優先做決擇,無論我這位朋友年輕時多麼叛逆,母親仍堅信他本性良善,不曾放棄過他。

 

20幾年前台灣少有孩子從母姓這檔事,他回憶起過去小學時,就時常對自已的姓氏感到不解,為什麼自已從母姓,可是班上其它同學卻都跟爸爸同姓? 養母當下或許是不想對年記還小的他提起自已親生父母的事,所幸回覆他: 跟媽媽的姓也很好啊,誰說一定要跟爸爸的姓呢?
雖然養母對我這位朋友很好,也對姓氏做出這樣的回答,可是朋友心中自知自已一定和別人有所不同的,於是這個疑惑一直放在心中擴大。漸漸長大後,聽聞鄰居耳語,才知道原來自已並非養母的親生孩子。


朋友自小身材就較為瘦弱,加上男孩個性有時較過動,玩笑開過了頭,自然引
起同儕間的誤會,導致他小學、國中時常被同學霸凌,情況嚴重到他很抗拒去學校。於是,叛逆之心油然而生,單純的直線思考下,寧願與成群的朋友去欺負別人,也不願再被別人欺負。待養母驚覺兒子的個性好似起了變化,想拉他一把卻為時以晚了。
於是替自已胡亂刺青、酗酒、出入不良場所聚集..,全沾了邊。更糟的是,仍在就學時期的他,有次因與同伴集體飆車而被移送到少年看護所好幾個月。


養母得知消息後自然是傷心欲絕,但,她沒有多責備兒子什麼。這位母親在朋友小學時便因中風導致行動不便,長期皆需輪椅來活動,話雖如此,偉大的母愛還是驅使著行動不便的她,三天二頭就前去探望兒子,深恐兒子在裡面被其他人欺負,還常
拜託看護所裡的管理者多多幫忙、要照顧好小孩的一切..。母親對他的愛、給他的包容和關懷,全經這次看護所事件後,讓當兒子的有所體悟,出了看護所後,他對媽媽一改前態,開始懂得凡事以媽媽為重、也不想再讓她老人家擔心。

 

改變了對母親的態度,卻沒有同時讓他收起玩心,也沒有讓他學會要遠離酒肉朋友,於是在他準備要去當兵的前幾個月發生了一件讓他遺憾終身的事。某個星期六早上,本該乖乖去上班的日子,他卻選擇翹班和朋友出遊。在騎車前往
朋友家中的路上卻出了車禍。那年,他失去了右眼;  那年,躺在醫院、與肇事車主來回法院、母親帶他四處求醫的時間..,取代了原本該去提槍當兵出操的日子。

 

失去眼睛後,好幾次朋友總想去尋短,是老母親流眼婆娑的勸他要好好活下去..,好一大段時間朋友總躲在家中不出門不工作,是老母親憑著堅強的意識力,忘卻自已也早病體纏身的疼痛,帶著兒子四處去看看有沒有適合的工作機會..。
等不到兒子的振作,老母親也累了,有天坦白的向朋友說: 媽媽可能沒能在陪你這樣過日子了,因為媽媽現在身體愈來愈差,常常要往返醫院,希望你自已要好好學著安排自已的未來。
知道媽媽是個不輕易言苦的人,知道媽媽會開這樣的口,一定是走到萬不得已的地步了,媽媽才會這樣講,老母親的一番話,讓朋友突然從渾渾噩噩的日子裡清醒過來。
我和這位朋友認識時間大約是三年多前,我無緣與這位偉大的母親認識,因為他的母親在五年前的某個半夜裡,因起床喝茶不慎跌倒撞擊到頭部,送醫不治。我不知道他是怎麼走出喪母之痛的,只知道他的母親生前是用全部生命在愛著他、教導他,只知道他沒有辜負了母親的愛,現在一改前非好好的為自已、也為其他家人生活著。

 

 


<養父與姐姐>
剛被領養時,養父母家中算是小康以上的家庭,他們有間自已開的小小加工廠,可惜好景不常,手頭較充裕後,養父反而與賭分不開了。敗光祖產、從台中跑路到北部躲債主,自小就是常上演的戲碼,如今,雖已過60歲數,仍是過著: 欠債、還債、欠債、還債的日子..。
養父與朋友間,真的就比較像姑丈和外甥的關係般,沒有特別親密,但該有的關心還是偶爾有的,只是當賭字上心頭時,往往這層唯一的感情,便會隨之被拋諸到九霄雲外。

 

朋友的養父母其實自已是有一個小孩的,與朋友相差了8歲。只是連朋友自已也搞不清楚,他的姐姐到底是天生或小時生病才變為中度智能不足的。以前媽媽還在時,姐姐由媽媽照顧著,媽媽耐心的教會姐姐煮飯、洗衣、打掃、倒垃圾..,等等幾樣簡單的工作。
朋友說,媽媽從不會因為姐姐的關係特殊,就給她特別的待遇,反而把她當成一般的小孩在教、在養。每次聽到這些話,我就打從心底佩服起朋友媽媽的用心與苦心。畢竟,多數的人現在仍還是會用較同情的心態去面對這樣的孩子,或甚至放牛吃草,殊不知其實他們仍有學習和進步的空間。朋友的姐姐真的就是一則活生生的列子,雖然她也會有平常人的惰性,偶爾偷懶不做家事,不過,朋友家中目前倒垃圾、買早餐和洗衣服的工作,都是姐姐打理的。

 

 

<把愛留給還在身邊的家人>
因為這些經歷,才會讓朋友常感嘆自已最愛的媽媽已不再了,人生中似乎少了些什麼。每天下班回到家不再有人像媽媽一樣,總準備好一桌熱騰騰的飯菜等著他吃,也不再有人像媽媽一樣,飯後會坐在客廳裡,聽聽他一天發生的好事壞事。感到萬分孤寂的他,甚至認為自已少了活著的動力與意義。


我每每都淡淡的告訴他: 爸爸愛賭就罷了,任他去吧。但,要把媽媽對你的愛留給姐姐。每個人給自已下的人生定義不同,有人說,人該為自已而活,不要為了別人活。不過,我認為無論如何,前提還是要盡孝。即便最愛的媽媽不再了,無法對她善盡孝道,卻可以把這份對她愛,轉給身邊的家人。姐姐總有天會老、會病、會需要人照顧,如果不好好規劃未來、不好好照顧自已,那豈不是枉費媽媽還在時,對自已的好嗎?

 

我感覺得出來,朋友雖然偶爾都還會感嘆自已的人生,不過,最近幾年他真的轉變很多,每次看到他,都會認為他的媽媽說的沒錯: 其實他的本性真的很良善,只是年輕時誤交了很多酒肉朋友。我也相信朋友的媽媽若在天有靈,也一定對她這個兒子感到欣慰和驕傲的。

發表迴響

暱稱和郵箱必需填寫,您的郵箱只有管理員可見。

Anti-Spam Qui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