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八月 21 2013

*一位讓病患邊罵邊讚美的婦科主任(2)

<我們的故事>
媽媽一直有心搏過快的問題,3月住院期間,某天晚上約8點左右,媽媽的心臟又開始失控的亂跳了。

 

醫生早已都下了班,值班護士打電話聯絡劉主任後,一堆儀器和點滴便火速開始往媽媽身上做監測和控制心跳不再繼續往上攀升。原以為這樣就ok了,誰知道沒多久的時間,主任便出現在病房了。我和媽媽都很驚訝,這時間主任早已下班了,怎還會在醫院呢? 主任只回說:對呀,剛忙完回到家,就接到護士的電話通知,嚇死了,所以趕快回醫院看看情況。

 

主任是婦科醫生,心臟不是他拿手的科目,所以,來病房的同時也請了還留在醫院的其他二位醫生來幫忙探視媽媽。其中一位醫生看完後,建議我們如果心跳沒能控制住的話,就要移往加護病房了。
我完全沒有預期事情會這麼嚴重,以前媽媽在家便有過心搏過快的問題,通常休息一下再配合電解飲料喝,情況都會改善。我根本沒預料到醫生竟然會要媽媽移到加護病房。當下我慌了、害怕了,加上那時沒日沒夜的在醫院守著媽媽好幾天,沒有人跟我交換班的情況下(雖然我有個親弟,但媽媽住院期間,連一天他也沒有來探視過,所以有時到現在,我對弟弟還是很不能諒解),我真的也累了。

 

在那二位醫生走後,我出於只想讓自已好好休息一夜的私心下,跟主任說,讓媽媽去加護病房吧。不過,劉主任希望我多多考慮,他跟我解釋著,雖然加護病房有醫護人員可以監控病人的病情,但是,除非必要,否則讓病患住進加護病房會是一種心理上的折磨,因為一般病房裡還可以聽到其他人說說笑笑的聲音,有時間、有白天黑夜,但,加護病房裡只有一種氣氛,那就是昏昏沉沉,會讓病患分不出現在是處在什麼時刻。聽完主任說的話,我知道主任並非不能將媽媽移到加護病房,而是不捨我將媽媽丟在那種暗無天日的環境下,所以,後來我也打消了這個念頭,也還好心跳有控制住。主任也一直默默陪著我和媽媽,直到情況隱定時,他才回家。

 

7/3,第五次化療前,劉主任告訴我們,媽媽的癌細胞仍沒有控制住,表示所用的化療藥無效,必須又要更換化療藥了。這次他和其他癌症協會的醫師有共同討論過媽媽的情況,他們也從中選擇出二種組合的藥,是媽媽可以試用看看的。不過他也跟我們坦言,這二種藥,他都不會想用在自已家人身上,因為風險相對地比較高。但是,真的已經走到幾乎沒有藥可用的情況了,所以為了拉長病患的生存時間,還是要讓我們去試用這些藥。



我和媽媽跟他道了謝,並表示我們全權信任他所做的決定。畢竟,五個多月的時間相處下來,我們知道無論這場戰役結局如何,主任絕對是在戰役中,把病患當成自已家人般對待的好醫生。我也相信淺學過中醫、也深信中醫的他,不可能不明白化療對病患所存在的傷害性,但,爭取以及延長病患生存時間的種種衡量下,最終他才會認為我們不應該放棄任何一種對病患可行的療程。

 

 

 

<後記>
颱風天,雖然病房外正風雨交加,但是,病房內三個女人的內心,都因醫生的無私行徑暖了起來。
談話中,值班護士也多次進來查看媽媽尿量情況,要媽媽去秤個體重,並幫她打了一針利尿劑。會這麼做,是因為主任在中午下班前曾再來巡過一次房,他有把我們下午要趕回家拜拜的事放在心上,所以,雖然人不在醫院,但,他以電話頻繁與護士做聯繫。2點前,媽媽尿量達到他所要的數值後,我們順利出院回家了。

 


我們這位主任無論當天有沒有值班,他每天都一定會巡房,而且至少二次。聽同房的癌症小姐說,有時他還會依
病患情形巡到二次以上。我很認同這位癌症小姐最後所感嘆的: 當醫生們遇到病患有突發狀況時,大多數都只會選擇以電話搖控醫護人員做出適合的處理,但,只有這位對病患抱持著凡事都盡量親力親為、把醫院病房當成自家廚房般進出頻繁的醫生,才會有如此醫德。


當然我們心知肚明醫生不是神,就算他每天巡視病患超過上百次、上千次、上萬
次,也不可能使病患長生不死。不過,若在自已人生遇到病與死的過程中,有幸得到這樣全心全力的醫療照護和無私關心,就算醫生最終仍沒辨法扭轉病患的病情,那麼我想不僅是病患自已,就連我們這些家屬,還是會對醫生在過程中所付出的一切,感激萬分!

關於作者

cleannote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您可以使用這些 HTML 標籤和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

Anti-Spam Qui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