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月 09 2014

*燥鬱與失眠

<失眠>
長年,不菸、不酒、不咖啡,也甚少飲茶的我,卻只因經歷一次痛苦的婚姻生活後而開啟了接下來斷斷續續痛苦失眠的日子。

 

每逢農曆過年前都是我們清潔業最忙碌的時候,工作量大增外,工作內容也較平日為多且雜,以往有媽媽一同工作著,最辛苦的便是她不是我,她總主動替我擔下許多不易整理的部分,留下一些不必爬上爬下的輕鬆工作讓我簡單善後。去年媽媽生病了,沒辨法和往常一樣替我分擔這些煩雜的工作,在沒有其他替補人手可以幫忙,也無法推辭客戶們額外增加的工作量下,拖著老命、硬著頭皮、咬著牙關,將能接下的掃除工作盡量代客戶全部接下。對我來說這是項體力大考驗外,也讓我的失眠問題在過年前那一個月的時間達到了目前人生中的最高點。

 

現在回想起那一個月的時間,我真的生不如死,明明身體很疲累了卻常只睡不到五個小時,清醒的時間總在凌晨三、四點,手機遊戲加上數羊老招也催促不了我快去會周公。要打坐嗎? 雖然三阿姨得知我有失眠問題後,老要我在睡不著時試著打坐看看,可是我實在不相信打坐的力量,也無法想像當自已閉上雙眼、呆呆坐在床沿邊時,心裡該默唸或禱告些什麼;該閱讀嗎? 也曾飽受失眠之苦的朋友告訴過我,書本和音樂這二項是陪他渡過每夜睡不著時的最佳利器,平日我確實也有大量閱讀書籍和聽音樂的習慣,但是我想我的眼睛、耳朵應該並不十分樂意會在凌晨三、四點時還陪我默默熬夜動工;或者我該外出慢跑、散步呢? 我記起某位家醫科醫師教我的方式,在失眠時起身做做運動會有助眠的效果…,好多好多的方法就這樣在每個失眠的夜晚一鼓腦全部蹦出,然而我常常一動也不動,只是躺在床上想著又想著哪個方法比較好、比較適合我、比較有用,直到手機鬧鐘響起,我只能大嘆一口氣:該起床工作了!

 

我憂鬱或燥鬱了嗎? 亦或者只是單純的失眠? 為何和家人朋友之間無法向往常那般平心靜氣地聊上五分鐘的話? 為何外出看個電影也會怒氣沖沖對不準時入席、穿梭我面前找座位的陌生人大聲咆嘯? 為何住家樓上三歲小弟每晚傳來的碰跳嘻鬧聲會讓我忍不住開窗並破口大罵當父母的人不知道要管教自家的孩子? 諸如此類生活中的各項大小事常讓我感到煩燥不已,頓時間我成了大家想閃、不想接近也不想聊天談心的一枚地雷炸彈,更糟的是,就連我自已也不知道何時、何地或處在何種原因下情緒會突然失控的炸開。天哪,誰能救救我? 我受夠了這樣的自已。

 

明明知道這是非正常現象,可是我不想那麼快和身邊所有的人承認我生病了,因為我無法預期他人會用何種眼光看待我,會因此把我視為不正常的人對待嗎? 或者會因此常常把我生病的事實掛在嘴邊上調侃呢? 我不想因此被身邊的人標註上與異常相等的符號。可是也不想再過著自我折磨、夜夜失眠、每日都拖著疲累身軀上班的日子,更不想把這些負面情緒通通轉移到身邊其他的人身上,於是,縱使心裡有千百個不願意開口求救的理由,我還是必須這麼做,否則我知道這樣下去我只會把自己堆到更孤單無援的處境裡。

 

我試探性地先向二姨開口求救,很幸運地我的痛苦得到她的理解,她還介紹我先到北屯區頗負盛名的鄭腦神精科去治療失眠。有了首位親友的支持後,鼓起勇氣繼續向第二位家人尋求支持-我的媽媽,原以為活在傳統思想下的媽媽會為此而怪罪是我自已控制力不佳才造成的結果,沒料到媽媽安靜地聽完我的話後,反而還要我快快前往就醫…,我猜,平時大家真的是受夠了我的壞脾氣,只是一直沒人敢開口向我提及要去尋求醫生協助的事情罷了,因此當我自己對他們主動提出時,大家才會通通舉著雙手雙腳齊喊贊成。

 


 

<就醫- 鄭腦神經科>
年假後,2月中,趁著繁忙的工作暫告一段落,媽媽提到要陪我到鄭神經科就醫的事。臨行前我一直在心中猶豫不決,是否真的要去就醫嗎? 萬一真的被醫生宣告我確實患了燥鬱症時,我要怎麼辨? 就因為看過身邊幾位仍患有憂鬱症至親、朋友們的情況突然讓我感到有些害怕,嚴重者從患病至今還意識消沉地躺在床上,就連最基本的生活打理都無法自行處理,輕微者也必須長期吃藥控制,好讓自己有辨法繼續工作以維持基本生計,萬一我也倒下不起,那麼還在生病調養的媽媽該怎麼辨? 我開始改變想就醫的主意跟媽媽嘟嚷著不如就順其自然吧,槓麼看醫生呢? 無奈最後仍拗不過媽媽的堅持,我們到了鄭醫師的診所。

 

鄭醫師的診所和我想像中的完全不同,沒有華麗的裝潢,只利用二道木門將病患候診區、掛號區和看診區做簡單的區隔,各區間也沒有額外再加裝上任何布簾或窗戶,整間診所空間就像照胃鏡般清清楚楚,從嚨頭看到深胃,由病患候診區直通到醫生的看診區。而醫生也像二姨所說的是位老人家,的確醫生是位有耐性且面容慈祥的老伯伯,他問了我就診原因、替我做了基本檢測、並開了14天的安眠和鎮靜藥讓我回家服用,我們花了幾十分鐘的時間結束這次療程。步出診間後我鬆了口氣,醫生伯伯並沒有當場宣告我患有燥鬱症,我暗自開心並逕自向坐在候診區等我的媽媽說: 可能我的情況還不算嚴重。

 

我是個很乖、也真的想圖一夜好眠的病患,當晚我便服了醫生開的藥,而這些藥也沒讓我失望,服藥後約20分鐘瞌睡蟲就爬滿我全身,整個人只能依本能呈大字型好好躺下,在撐開眼皮的最後一絲力氣也用盡時,耳朵也停止運轉,全世界再也沒有任何聲響能阻擋我去會周公。早上七點鐘,被前晚已設定好的鬧鐘聲喚醒,今早的鬧鐘聲聽起來似乎較往常更加格外悅耳,好久好久沒能像這樣一覺到天明、好久好久沒能像這樣心甘情願地按掉鬧鐘而不生氣,多麼幸福的一晚! 就這樣我乖乖的連續服用近一個星期的藥,這一周我變得平靜許多,我不再任性發火、我能和家人朋友好好溝通、我能安穩入睡、在工作中的表現也更加的好,這是我以前很努力去嚐試卻一直達不到的平和感,然而,我卻也開始疑惑了,這是真正的我嗎? 還是藥效才造成的我? 我該繼續服藥嗎? 是不是得一輩子服藥才能保有現在這麼理想的狀態?


自從心裡對自我起了疑惑後,我試著不吃藥物來測試自已的反應,果不其然,只是斷了三天的藥,我的壞脾氣、可怕的失眠又全部回來了。二周的時間其實過得很快,按照醫生開給我的藥量,我應該再次回診了。這回我帶著對自我的疑惑自行前往鄭醫師的診所,鄭醫師照看診慣例事先問了我服藥後失眠的情況,我一五一時將自已心境上種種的變化告訴他,原本手中還握著筆仔細將我的病例資料記錄下來的醫師,在聽完我對自我內心的疑惑後,他停止繼續埋頭書寫的動作,反而像個朋友般笑笑地和我談起有關EQ的事。他告訴我,現在很多人IQ非常高,EQ卻很低,就拿電視上常報導的某些從政人來說,其實他們身上都有高學歷光環加持著,腦袋也比一般人為好,可,偏偏每當議會話題偶有不和時,他們身上的拳頭往往都動得比腦袋還要快,就這是EQ不足產生的問題。

 

接著鄭醫師跟我提到1996年的有名著作EQ這本書,突然間很感謝我家的三阿姨,那時我年記尚小,在阿姨的要求下我似懂非懂地將這本她剛購得的新書EQ看過一遍,因此即便現在對這本書的內容早已全忘光了,也還清楚了解這是提及有關情緒智慧的書。醫師知道我讀過這本書便不再多做贅述,單刀直入建議我去找作者於1998年的第二本書- EQ2來看,他簡述EQ2的內容是更進一步地指導讀者如何增進個人的情緒智慧,書中有些方法或許對我會有幫助。醫師也語重心長地告訴我,人的情緒其實真的是可以靠自已達到自我控制的,每個人都該相信自己有改變自己的能力,單純只仰賴藥物並不是一條長遠且唯一可行的途徑,他希望我將藥物界定於輔助之用,偶爾為之尚可,主要還是要努力找出適合自己情緒紓壓的方式。

 

長久以來,我一直以為心理醫生都是很可怕的怪物,他們只會一昧的勸病患要長期吃藥、吃藥、再吃藥,那麼心理的病自然就會好了,可是鄭醫師不同,回憶起第一次到他診所時,他便告訴我其實我還很年輕,情況應該還不至於要到依賴藥物的地步..,如今第二次回診了他仍以鼓勵的方式希望我能靠自己的力量去改變自已..。當下我便決定聽他的話,將他重新開給我的14天安眠、鎮靜藥當成輔助之用,非不得已、很疲累很疲累的情況下才吃,其它時間我要盡量靠自己去掌控情緒、靠自己入眠。回家後立刻到二手書網路店訂了EQ2,到了第三天終於拿到這本醫師的推薦書EQ2 :

 

126-4

厚而紮實的一本書,全書包括後記共有373頁,我想這陣子它將會成為我睡前最佳的枕邊讀物。

2 comments

    • Jeffrey on 04/04/2014 at 11:50 下午
    • 回覆

    Cleannote

    對不起不知道你的大名,
    我有一個親戚他也有類似的問題,開始的時候是失眠憂鬱,
    逐漸的變得一案中無法自理自己的生活。家裡有個阿姨是醫護人員,建議他一定要看醫生,他說這種情形現在相當的普遍,早年精神科很少人再看,現在每個醫院都是大排場龍。
    其實,這是一種疾病,與感冒胃潰瘍並沒有不同,解決的方法也一樣,就是看醫生吃藥。不要想只靠正確的觀念來治療。與生理是無法分離的,你一定要先讓自己能充分休息睡得好之後,你纔有能力來調養回到你正常的心理狀態。否則只會惡性循環。

    服藥的時間可能長達半年,而且要持續的服用。
    我那生病的親人原本是拒絕吃藥的,都是他爸爸苦口婆心的勸他求他,才慢慢的接受。
    第一次服了3個月,好轉了90% 他就不吃了,結果經過半年又複發,第二次比較學乖就有確實的服用了6個月,後來就完全好了。到現在很多年了都沒有事情。

    希望你已經沒事了

    1. 謝謝你的分享。
      其實吃藥真的對我有很大的幫助,
      可是醫生和我對談後,對他來說也許我的情況並不到達非要吃藥的地步,
      因此他才會建議我靠自我做控制。

      目前我已經好幾週都沒有靠藥物入眠,
      雖然還是偶爾會在半夜醒來的時後,
      不過已不像沒看醫生前那麼的嚴重了,
      大部分躺個十分後還是能一覺到天亮,
      我用的方法就是什麼都不想、讓自己放空、漸漸入睡..。

      我會注意你所提到的複發問題,淌若真的情況不對,
      超出我所能控制的,
      我會像你所說的以自己的健康為主,不要不肯服用藥物來改善問題,
      謝謝你來留言 ^^
      也希望所有和我有此困擾的朋友們都能從你的分享中受益,
      感恩。

發表迴響

暱稱和郵箱必需填寫,您的郵箱只有管理員可見。

Anti-Spam Qui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