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適合自己的療程最重要

<不同的觀看角度,讓文章更趨完整>
剛接觸臉書時,我常會分享擁有高人氣粉絲團所發表的文章在自己的頁面裡,那時僅憑著對高人氣的刻板印象就直覺他們所言應該不假,因此我不會花太多的時間和腦袋瓜去想想這些文章背後的真實成份有多高。

 

直到使用臉書一陣子以後,相同的文章被反覆轉載在不同的粉絲團裡,相同的內文被多名網友踢報它的不確實性後,我便開始不再做連自己都不確定的事,我寧可自己的臉書頁面呈現一片空白狀態也不願意再轉發這些高人氣文章,畢竟,每個人都要對自己所寫、甚至對所po的文章負責,因為我們的一言一行有可能正深深的影響著每位正在閱讀文章的陌生朋友們,因此,我希望自己所寫的每篇文章能做到公平與客觀,希望替自己的工作以及生活做下記錄之餘,也能對心有相同疑惑的朋友們提供出自己小小的見解與之分享,然而要求自己完全達到公平、客觀真的不是件很容易的事。

 

 

多數情況下我也會受當下情緒所影響、多數情況下我的方法並不是唯一正解,偶爾我會回頭檢視自己寫過的文章,偶爾我會想想是不是該修改這些已發表的某些內文,也會想想是不是乾脆直接刪除該文以免有誤導他人之嫌…,最後,我採取的方式大都是像這樣再另發一篇文章來補充先前文章內容的不足處、或我沒有深思過而被網友或朋友指出的背後問題,這得感謝每位前來留言的網友們,因為經你們適時的提醒、補充以及分享後,才讓每篇文章得以趨近完整。

 

 

 

<適合自己最重要>
燥鬱與失眠這篇文章中,網友Jeffrey與我分享親戚因失眠憂鬱問題的服藥經過,同時也提醒我按時就醫的重要性,這對我和其他有相同困擾的朋友幫助很大,特別在此po出他的留言,希望能讓更多朋友有所受益 :

 

我有一個親戚他也有類似的問題,開始的時候是失眠憂鬱,逐漸的變得一案中無法自理自己的生活。家裡有個阿姨是醫護人員,建議他一定要看醫生,他說這種情形現在相當的普遍,早年精神科很少人再看,現在每個醫院都是大排場龍。其實,這是一種疾病,與感冒胃潰瘍並沒有不同,解決的方法也一樣,就是看醫生吃藥。不要想只靠正確的觀念來治療。與生理是無法分離的,你一定要先讓自己能充分休息睡得好之後,你纔有能力來調養回到你正常的心理狀態。否則只會惡性循環。
服藥的時間可能長達半年,而且要持續的服用。我那生病的親人原本是拒絕吃藥的,都是他爸爸苦口婆心的勸他求他,才慢慢的接受。第一次服了3個月,好轉了90% 他就不吃了,結果經過半年又複發,第二次比較學乖就有確實的服用了6個月,後來就完全好了。到現在很多年了都沒有事情。希望你已經沒事了…。Jeffrey..

 

其實吃藥對我真的幫助頗大,往往服藥後不到半小時就能入睡,且一覺到天明,只是我的醫生和我對談後,或許在他的看診經驗來講我的情況還未到達非要服藥不可的地步,因此才會建議我靠自己入眠與控制情緒。說來也奇怪,經醫生提醒後,我開始正視自己的問題,我閱讀了一些書,我利用攬鏡自觀察覺自己當下的情緒,並隨身攜帶一本小簿子當成自己的照妖鏡,寫下每個生氣的點外,也強迫自己必須想出解決方式來讓相同的事情上演時平撫怒氣所用。從3月到現在我的失眠問題改善許多,脾氣也都能自我掌控8、9成,即便目前還是會因為一些鎖事生氣,可是總計來說,每天微笑的點多了許多、生氣的點減了不少,相同的,脾氣來的快卻也走的快。不過,縱然如此,我還是認同Jeffrey的就醫用藥觀點。

 

我的二位朋友剛好是願意服藥與不願意服藥的最佳對照組。甲朋友和乙朋友長年都飽受嚴重的失眠憂鬱所困擾,一開始他們二人都不願意接受自己生病的事實,任憑我們旁人說破了嘴、舉了他人服藥後好轉的例子,仍無法瓦解他們強烈抗拒就醫的決心,這二人在生病期間除了分別經歷過無法打理自己基本生活、終年臥病在床、經濟出現窘境的問題外,令我們更擔憂的是隨著生病時間愈久,他們也開始出現想輕生結束自己生命的問題…。有天,甲朋友自覺了,他認為這樣的生活太痛苦,同時也讓關心他的親朋好友為之難過,因此他接受自己生病的事實並乖乖就醫服藥,他坦誠雖然現在每隔一段時間,心情還是會莫名低落得用藥才能讓自己放鬆,可是至少生活恢復到原有樣貌、至少身心靈不舒服的感覺暫緩了,他覺得那就夠了。

 

 

而乙朋友呢,自小就和我一起長大,在長輩和同儕間他活脫就像個長不大的男孩,臉上總是掛著大大的微笑,逢人就問好,熱情開朗一直是他帶給我們的正字標記,我從未在他身上察覺過一絲絲負面情緒,就如同他母親所形容的: 僅管在生活中他也遭遇過不少挫敗,可是他總是選擇笑笑地解決和對面。二年前當我從媽媽口中得知他罹患憂鬱症時,我驚訝的直呼不可能,他是這個世界上我見過最最樂觀的男孩,如果連他都會得憂鬱症了,那其他平日比他更鑽牛角尖的人怎麼辨? 直到某日我親自拜訪,見他臥病在床,完全無法起床與我閒話家常後,我才相信他生病的事實。

 

 

我們心疼、感慨也惋惜,好說歹說勸他一定要就醫並按時服藥,可是他總告訴我們,他沒有生病為什麼我們要強迫他吃藥看醫生? 他甚至還懷疑看診醫生非善類所以才會開出一些使他吃了就感到頭暈目眩的藥想加害於他…,據我所知,乙朋友的家人為了安撫他使他能放心吃藥,也更換過不少位精神科醫生了,無奈,時間過了二年,乙朋友至今仍不願正視自己己生病的事實,始終沒有持續性的服用藥物,始終躺在床上氣息懨懨、一蹶不振地折磨自己和他的家人。

 

我們患病時到底該不該用藥? 還是該全然依靠自我意識及身體的療癒力來修複自己?一直是人類長久以來爭論不休的問題,就像媽媽罹癌時有一半的親友支持媽媽接受化療,有一半的親友則希望媽媽不化療,僅靠食療、運動…等方式來擺脫癌細胞,然而,陪伴媽媽走過大半年的時間去面對化療藥物數次的失效,陪媽媽現在仍努力積極的對抗癌細胞,讓我深深體會到,對他人有效的方式用在自己身上未必也有效,自我控制對我或其他失眠憂鬱的朋友有效,可是對某些和我一樣也深受困擾的朋友就不一定能收到相同的成效,只因為每個人體質和患病徵狀都不盡相同,也因此網友Jeffrey才會與我分享親友的經驗,並點出我可能忽略的問題。

 

於是,很多事情是沒有所謂的正確解答,我想起一位網友留言的話: 永遠、永遠不要將某些治療方式給神級化或者妖魔化,評估後,若治療方法確實可行那麼不妨放手一試,因為我們都無法肯定哪一種方法才是最適合我們自己體質的。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Anti-Spam Qui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