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五月 11 2017

*道德與理智

<有些選擇非關對錯>
五月初,瓊瑤女士和子女們為失智夫婿該不該插入鼻胃管一事上了新聞版面,二方不同立場的考量對我們家有長者的人來說是一次機會教育,未來在面對這類問題時,能更同理接納不同的立場聲音。對於癌媽媽或80歲的外婆都是。

 

某部電影台詞是這樣說的: 這個世界不全然是非黑即白的二分法,還有更多時後是遊走在灰色地帶。在醫療上,無論醫生或家屬都不一定能對病患(或老者)做出最有利他們的決定,即使我是一個相信科學數據的人,但我更相信醫療上有許多意料之外的錯愕或奇蹟例子是大於這些數據的。四月中,80歲的外婆因為食慾不振加上肺部感染緊急住院,除了沒患有失智症外,身體很多器官老化的程度要比實際年齡更加地快速,她總埋怨和同年齡的老人相比,自己顯得比他們還虛弱。頭暈、大小便失禁、水腫、喘不過氣、雙腳行走無力、各節骨頭退化、食不下飯…等等老化現象都出現了,其中最不能讓與她同住的三阿姨忍受的是: 食慾不振。

 

以往我們接到阿姨打來的電話,通常就是外婆又吃不下飯了,好幾次阿姨在電話那頭氣急敗壞的抱怨外婆,還不忘故意將音量放大,吼給在房內的外婆聽。阿姨的觀念是不吃飯就等於自我放棄、慢慢等死的消極手段,可是對有照顧癌媽媽的人來說,吃不下的原因不表示病患正在放棄自己性命,就像小嬰兒一樣,他們可能只是身體某些地方出現問題引起不想吃的情況,卻又不知怎麼表達出來,例如味覺的改變、又或者口腔牙齒牙齦的退化..等等,我們很努力和阿姨溝通(多年),也希望可以將其中幾頓主餐更換為飲品暫代固體飯類做營養補充,無奈這對很堅持自己立場的老母女倆(一位年齡80、一位50幾..),像是非得為自己打贏這場戰爭一樣,每打一次情緒緊繃一次、失望一次,卻誰也不想先讓誰做出改變或退讓。雖然有幾次阿姨將外婆直接帶到醫院打營養針,可是,我發覺長年食慾不振或許會讓體重下降及營養大不如前外,但,真的不太會對老者有什麼立即性的危害,至少看她們倆戰爭這麼多年,我是深深這麼覺得…。

 

但是,在過幾年後呢? 把外婆拿來套入瓊瑤女士和她子女們的例子來說,當有天外婆在沒有任何病危的情況下,只是單純因為身體老化讓她漸漸失去力氣吃飯,打營養針也起不了作用時,我們到底該不該對她進行鼻胃管灌食呢?該做這種可以續命但非人體自行正常進食的醫療措施嗎? 其實我自己也不知道。在道德上選擇做了、暫時續命了,挽救回來的只是一具讓她不舒服的身體而已,頭暈、大小便失禁、水腫、喘不過氣、雙腳行走無力、各節骨頭退化、食不下飯…或者其它更多讓她苦不堪言的問題。但是在理智上一旦選擇不做了,看生命慢慢消逝了,最難為的恐怕不會是病患本人,而是下最後決定的那個人,因為自己替病患做出了違背道德上的選擇,也許終其一生他都要扛著這份壓力自問自己,這樣的選擇真的是最正確的嗎?

 

有位朋友跟我說,他的爸爸在幾年前因癌末住在醫院裡,他的媽媽和姐妹捨不得爸爸走,拜託醫生繼續進行所有有機會讓他延續生命的醫療,即便是用最貴的自費藥物也無所謂。可是愈到後期,他爸爸體內癌細胞擴散的速度愈是快速,病房內沒有一天是聽不到聲嘶力竭的哀嚎聲,沒有一天是看不到爸爸抱著身體喊痛、流著淚求他們放他走…,朋友說至今那個畫面在心頭永遠也抹不掉。沒有人願意當斬斷別人生存權利的劊子手,每個選擇、每個決定對家屬任何一方無疑都是無比困難的,該放手讓他好好順著天命走?還是救回來後繼續讓他飽受病痛期? 我們永遠不會有答案,答案也並非永遠精準地落在一串串的醫療數據上,怎麼決擇都像在道德與理智中拔河,也像在考驗著我們做決定的勇氣。

關於作者

cleannote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您可以使用這些 HTML 標籤和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

Anti-Spam Quiz: